服务热线400-0400-662

教育研究

理论研究、课题指导

有魂智慧教育践行者

电子书包为什么而生

(一) 什么是电子书包
  1、电子书包缘起
    电子书包引入教学的初衷是减轻学生负担,将教材、作业、学习资料等装入一个电子的存储器中,让学生从沉重的书包中解放出来,只带着一个“电子书包”就可以轻轻松松去上学。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电子书包”被赋予更多的功能,作为个人学习终端的电子书包,除了提供电子课本的大容量装载和阅读笔记功能外,还提供学习活动所必需的虚拟学具和学习服务支持,能够装载学习资源、支撑教师学生的互动、支持个人学习、记录个人学习进程等。
  2、电子书包内涵
    电子书包又被称为“e-schoolbag”或者“eBook Package”。电子书包就硬件设备角度来讲,是一种便携式的电子学习终端;从功能架构角度来看,集互动教学系统、备课平台、学科工具软件、数字化教学资源等系统为一体,是学生的“个人学习环境”。
(二) 电子书包基本功能
    电子书包的功能系统(如图1)能够支持部门、教务、班级、教师和学生等的信息管理,更重要的是为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大量学习工具、内容制作与发布平台等,支持智慧教学和智慧学习的发生。本文主要介绍电子书包教师端和学生端的基本功能。


图 1电子书包功能系统 

  1、教师端
    电子书包的教师端包含学案编辑、作业编辑、电子书编辑、习题编辑、课堂互动、资源上传与下载、资源共享与交流等七个部分。学案编辑部分,教师可以根据教学需求在学案编辑平台上一键生成所需学案,还可以对一键生成的学案作个性化的修改并保存。作业编辑部分,教师可以根据教学需要与教学实况,在作业编辑区编辑作业任务,借助收集图片等功能,教师可以布置多元化的作业任务,打破传统枯燥的验证知识是否掌握的习题方式。电子书的编辑部分,教师可以根据授课班级实际学习水平对电子书资源进行编辑处理。习题编辑部分,教师可以在试卷平台的题库中快速完成试卷的编写,同时,教师也可编辑自动生成的试卷,提高教师的工作效率。教师端的课堂互动主要指同步下载、提问、在线点名、学情分析、推屏演示、认真听讲、讨 论、投票等几大功能。 资源的上传与下载是指,教师可根据教学和学生学习需要,随时上传、下载备课资料、学习资料等。资源的共享与交流功能区域,能够实践师师、师生之间的资源共享和讨论互动。
  2、学生端
     电子书包的学生端包含预习模块、课堂互动、学习工具、成果的上传与下载和随堂测试功能。预习模块提供了学生预习所需的学习资源,学生可根据自身的学习喜好及需求,进行预习。课堂互动主要是指学生和教师及学习伙伴之间的互动,其中同步下载、举手、提问、分享图片、讨论几大功能,为学生端的互动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学习工具部分主要是指利用电子教材所附带的学习工具,包括标注、画图等功能。成果的上传与下载主要是学生学习成果及作业的上传与学习反馈的下载。随堂测试功能能及时反馈学生知识点的掌握情况,学生可根据系统的自动反馈,发现自己的错误以便及时反思与纠正错误。
(三) 电子书包如何支持教与学
     电子书包作为学生的“个人学习环境”,在课堂上既能够支持教师的讲授式教学又能够支持学生的自主探究、合作探究学习,电子书包支持的讲授学习是对电子书包的低效运用,没有摆脱传统机械的知识灌输,并不是智慧性的电子书包使用方式,因此,本部分主要介绍电子书包在自主探究学习和合作探究学习中对学生学习的支持。
  1、有吸引力的导入
    借助电子书包的可手写和触摸功能,在课前创设一定的情境,以教师课件的形式上传到班级资源平台,课上学生利用联网的平板电脑轻松下载课前老师传到班级资源平台的课件,课上可以选择让学生亲自动手操作的方式完成教师提出的引导性任务,增强学生的体验,在学生在完成任务过程中遇到困难或与自己认知不符的情况时,激发学生解决问题的求知欲。
    在课堂教学过程中,教师在讲解较为抽象的知识(如原子、分子等)或距离学生生活实际较远的知识(如古诗词等)时,对于理科的抽象知识教师可以采用直观、形象化的图片、视频等作展示,而文科知识则可以用相关的故事性视频感受文本所传达的人文内涵。
    在课堂练习环节,可以灵活创设情境,如创设小的任务情境或是游戏情境等,寓教于乐,学生在轻松的氛围中练习所学知识。另外,对于一些探究性较强的课程,可以利用虚拟现实技术,类似于大型游戏一样,仿真出一定的真实场景,激发学生探索的兴趣,让学生沉浸在情境中,整个学习过程沉浸在这样情境中,明显这种方式更好,但是技术操作可能更复杂。
  2、深入的互动
    自主探究学习和合作探究学习过程都有学习者和学习内容之间的互动,合作探究过程还包括小组内学生之间的互动,下面分别说明这两种互动机制。
(1)学习者与学习内容的互动
    互动过程中的技术支持和行为分析见表1,具体来说,电子课本首先提供了大量的标注工具,学生可以对学习 内容进行批注、修改、共享等操作,学生可以创造性的利用标注工具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标注,可以利用修改字体大小、颜色,为字体加下划线、也可以用一些表情符号等,学生可选择的标注工具较为丰富;其次,面对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电子课本有一定的预设,如学习内容中可能会出现一些不懂的字、词、句等,学生只要将其选中,如果电子课本中有预设,就会自动弹出对其的全面解释,对于较为抽象的内容还配有图片、声音、视频帮助学生加深理解,如若所选内容不在预设中,学习终端会自动跳转到网页,以供学生即使搜索不懂得内容;最后,学习者利用电子课本学习时,还可以对学习的内容做电子笔记,教师可以要求学习者上传学习笔记,督促学生学习的同时可以检查学生的学习质量,学生在这一过程中也会形成自己对知识的某些见解。小组合作学习过程中学生与学习内容互动时,会形成学生各自的观点,完成对所学内容的个体知识建构。 

表1互动过程中的技术支持和行为分析

(2)学习者之间的互动
    学习者之间的互动是指在合作学习过程中,小组成员为完成共同的合作任务,在将总合作任务分配到每个小组成员,并在小组成员完成对分任务的学习而进行的交流、讨论过程。在合作过程中,学生会用到信息技术有标注工具、思维可视化工具和建构工具。标注工具的使用与个人建构时的使用类似;思维的可视化工具能够促进学生的深度学习,是学生学习过程中重要的认知工具,一般来说个体思维是具有个体化、单一化、隐含化、主观化等特点,学生在合作建构的交流过程中,可以借用思维可视化工具,促使学生将隐含的隐形知识或想法显性化表示出来,将学习者个体知识建构结果展示给其他组员,方便学生彼此了解不同观点达到深度互动,同时还能提升学生个体的思维深度和层次,使学生就合作任务进行有效的探究、讨论、整合,最终形成对合作学习任务完成结果的共识。
  3、清晰明了的展示成果
    自主探究学习和合作探究学习最后都会形成一定的学习成果。学习成果可以用来检查个人学习情况,是检查学习完成质量的重要依据,一方面考察学生学习任务是否完成,一方面又可以查看学生完成的质量。传统课堂结果呈现环节有几种个表达方式,如学生口头表述、完成实验报告、形成书面总结等形式。电子书包所提供的思维表征工具能够很好的支持学习结果的呈现。建构主义学习观强调学习是学生自主建构意义的过程,这里的“意义”并不是简单地对知识的理解,还包括对知识意义的再组织,即知识是“意义”和“组织结构”,而思维表征即是用视觉符号的形式将头脑中的知识(或信息)以及彼此之间的结构组织形象化的展示出来。学生在对知识进行表征的过程中有利于学生创造性思维的培养。知识的表征强调将学习者的隐性知识显性化,将存在学习者头脑中隐性的思考,用抽象的方式表征出来,对知识的意义及组织关系有较深入的剖析、理解,在这一过程中,学习者需要经过分析、综合、抽象、概括、比较、分类和想象等心理操作,学习者会对自己的思维过程重新审视,有利于加深原有认识也能发现、修正原有认识的不足。
     学习成果的展示阶段,信息技术可以提供大量表征工具。乔纳森在《计算机作为学校学习的思维工具——进行批判性思维》一书中介绍了几种儿童常用的几种建模工具,如数据库、语义网络、电子表格、专家系统、系统建模乙具、超媒体、可视化工具和微世界等[1]。利用可视化的思维软件,将彼此之间的关联、结构清晰的展示出来,学生任务完成后可以在平板电脑的学生端将合作结果上传到教师端,教师利用平板电脑的推平功能将合作结果放到投影上,共全班同学分析、讨论,也促进了组间的有效互动。
  4、实时的监控
学生学习过程监控与管理是课堂学习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缺少有效监管的课堂可能会出现混乱、讨论偏离主题等状况,影响学习效果。教师可以列出自主探究和合作探究学习的基本行为规范,一定程度上约束学生的学习行为,但只靠规范来约束,则很难达到预期效果;也需要教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学生将遇到的阻碍学习进行的问题及时反馈给教师,教师给与适当的启发或帮助。
目前,很多教育软件公司开发的支持学生课上学习的学习平台能够支持师生的一对一互动,学生可以将问题通过平板电脑的学生端发送给教师,教师可以看到学生的提问,给与个别化指导,对于很多同学的共性问题,教师也可以集体辅导;另外教师还能利用学科平台,查看学生学习资源等的上传情况,了解学生学习进程。教师在利用平板电脑辅助学生学的同时,也不能忽视传统的课堂监督,不能完全依赖于技术。
  5、及时评价与反馈
     对学习过程和结果的评价,强调评价内容、评价主体多元化,评价手段多样化,帮助学习者对学习过程及结果进行反思。英国教育家洛克说:“反思是人们对获得观念之心灵的反观自照,反思是思想的反刍,是对思维的思维[2]。”通过评价,学生可以反思自己的知识建构,包括任务完成质量和学习过程的表现反思。这样的反思过程有利于学生的有意义学习,只有评价能够引起学生反思,评价才真正发挥了效用。
     电子书包集成了多种评价工具,如电子学档、电子绩效评估系统(EPSS)、BLDG等。这些工具能利用跟踪和存储功能,记录学生的学习轨迹,包括学生的互动交流、资源上传与分享、资源搜索、单元测试等情况,利用数据分析技术,可以有效地对学生的学习过程进行评价。将评价及时反馈给学生,促进学生对学习的反思,有利于学生学习的有效进行。

参考文献:
[1] Jonassen, D. H. (2000). Computers as Mindtools for Schools: Engaging Critical Thinking. Upper Saddle River, New Jersey: Prentice-Hall.
[2] 洛克著,谭善明,徐文秀译.人类理解论「M].陕西人民出版社,2007 (1).

作者:赵琳,庞敬文,张京京,郭丽婷

技术服务

东师理想版权所有联系电话:400-0400-662 吉ICP备13001399号

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267号